返回

125 外六篇:莲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125 外六篇:莲蓬 (第1/2页)

    云深不知处。

    深山之外,炎炎六月。深山之中,却是一派静谧世界,清凉天地。

    兰室外,两道白衣身影端立于长廊上。风过,白衫轻动,而人纹丝不动。

    蓝曦臣和蓝忘机,正在端立。

    倒立。

    二人皆是一语不发,似乎已进入冥想之境。流泉淙淙,鸣鸟扑翅,是此间唯一声音,反倒衬得四下更为寂静。

    半晌,蓝忘机忽然道:“兄长。”

    蓝曦臣从冥想中悠悠脱离,目不斜视,道:“何事?”

    沉默片刻,蓝忘机道:“你摘过莲蓬吗。”

    蓝曦臣侧首,道:“……没有。”

    姑苏蓝氏的子弟若想吃莲蓬,自然不用自己去摘。

    蓝忘机颔首,道:“兄长,你知道吗。”

    蓝曦臣:“什么?”

    蓝忘机:“带茎的莲蓬比不带茎的好吃。”

    蓝曦臣道:“哦?这倒是没听过。怎么,为何忽然说到这个?”

    蓝忘机道:“无事。时辰到,换手。”

    两人将倒立支撑的那只手从右手换到了左手,动作整齐划一,无声无息,安定至极。

    蓝曦臣还待再问,定睛一看,却是笑了:“忘机,你有客人。”

    木廊的边缘上,一只白绒绒的兔子慢慢爬过来,蹭到蓝忘机倒立的左手边,抽动着粉色鼻子。

    蓝曦臣道:“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蓝忘机对它道:“回去。”

    那只白兔却不听,咬住蓝忘机抹额的一端尾,用力扯,似乎想就这么叼着把蓝忘机拖走。

    蓝曦臣悠悠地道:“它想你陪着吧。”

    拖不动的兔子气急败坏地绕着两人蹦了一圈,蓝曦臣看得有趣,道:“这是爱闹的那一只吗?”

    蓝忘机道:“太闹了。”

    蓝曦臣道:“闹也无妨,毕竟可爱。我记得有两只。两只不是经常在一起吗,为何只来了一只?另一只是不是喜静不愿出来?”

    蓝忘机道:“会来的。”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木廊的边缘上,又扒上了一只雪白的小脑袋。另一只白兔也跟过来,寻找它的同伴了。

    两团雪球相互追逐了一会儿,最终选了个地方,就是蓝忘机左手旁,安心挤在了一处。

    一对白兔黏着彼此挨挨擦擦,即便是倒过来看,画面也煞是可爱。蓝曦臣道:“叫什么名字?”

    蓝忘机摇了摇头,不知是说没有名字,还是不提。

    蓝曦臣却道:“我上次听到你叫它们了。”

    “……”

    蓝曦臣由衷地道:“是很好的名字。”

    蓝忘机换了一只手。蓝曦臣道:“时辰未到。”

    蓝忘机默默又把手换了回来。

    一炷香后,时辰到,倒立结束,两人回到雅室静坐。

    一名家仆送上祛暑的冰镇瓜果。西瓜去了皮,果肉切成整齐的一片片,摆在玉盘里,红红的,透透的,煞是好看。兄弟二人跪坐在席子上,低声说了几句话,交流完昨日听学的心得,便开始食用。

    蓝曦臣取了一枚瓜片,却见蓝忘机盯着玉盘,意味不明,本能地停下动作。

    果然,蓝忘机开口了。他道:“兄长。”

    蓝曦臣道:“何事?”

    蓝忘机道:“你吃过西瓜皮吗。”

    “……”蓝曦臣道:“西瓜皮可以吃吗?”

    默然须臾,蓝忘机道:“听说可以炒。”

    蓝曦臣:“也许可以。”

    蓝忘机:“听说味道甚佳。”

    “我没试过。”

    “我也没有。”

    “唔……”蓝曦臣道,“你要让人试着炒炒看吗。”

    想了想,蓝忘机神色肃然地摇了摇头。

    蓝曦臣松了口气。

    不知为何,他觉得并不需要问“你是听谁说的”这个问题……

    第二日,蓝忘机独自一人下山了。

    他不是不常下山,而是不常独自一人到熙熙攘攘的集市上来。

    人来人往,人往人来。无论仙门世家,抑或山野猎地,都没有这么多人。就算是人多的清谈盛会,人也是井然有序的多,而不是这般摩肩接踵的多,好像走路时谁踩着了谁的脚、谁碰着了谁的车,都一点不稀奇。蓝忘机素来不喜与人肢体接触,见此情形,顿了一顿,但并未就此却步,而是打算就地寻人问路。谁知,却是半晌也没找到一个可问之人。

    蓝忘机这才发现,不光他不想靠近旁人,旁人也不想靠近他。

    实在是他整个人都与这喧嚣市集格格不入,一尘不染,还背了一把剑,那些小贩、农夫、闲人少见这等世家公子,无不忙不迭闪避。要么怕这是位不好惹的纨绔,谁也不想不小心得罪了他;要么怕他神情严冷,毕竟连蓝曦臣都开过玩笑,说蓝忘机方圆六尺之内皆天寒地冻,寸草不生。唯有赶集的女子们,在蓝忘机走过来时,想看又不敢多看,装作手里有事忙,低眉又抬眼。等他走过去了,就在他背后聚成一团嘻嘻哈哈。

    蓝忘机走了半天,才见到一名在一家大门前扫阳尘的老妇,道:“请问,距此处最近的莲塘往哪里走。”

    那老妇眼神不大好使,灰又蒙了眼,气喘吁吁,看不清他,道:“这边走上八|九里,有一户人家种了几十亩莲蓬。”

    蓝忘机颌首道:“多谢。”

    老妇人道:“这位小公子,那莲塘到晚间就不让人进去了,你要是想去玩,可得趁白天,快些去啊。”

    蓝忘机又道了一声:“多谢。”

    他正待走开,见那老妇杵着细长的竹竿,半天也拨不下来一支卡在屋檐下的枯枝,出指一点,剑气隔空将那枯枝击落下来,转身走了。

    八|九里对他的脚程而言并不算远,蓝忘机顺着那妇人所指方向,一路前进。

    走过一里,离了集市;走过二里,人烟渐渐稀少;走到四里,两侧所见已尽是青山绿田,阡陌纵横。偶尔,才有一座歪歪扭扭的小屋,升起歪歪扭扭的炊烟,田埂上有几个扎冲天辫的泥娃娃在蹲着埋头玩烂泥,笑呵呵,你糊我、我糊你。这景象颇有野趣,蓝忘机驻足观看,看了没一会儿便被发现了,泥娃娃都小,怕生,一溜烟跑不见了,他这才迈开步子,继续走。走到五里时,蓝忘机面上一凉,竟是从微风中吹来了细细雨丝。

    他望望天,果然,灰滚滚的云像是要压过来了,当即步下加快,而雨来得更快。

    这时,忽见前方田埂边站了五六个人。

    雨丝已化为雨滴,而这几人既不打伞,也不遮挡,似围着什么,全无心思理会其他。蓝忘机走近前去,只见一农人躺在地上,正唉唉痛叫。

    静听两句,蓝忘机便知晓了事情经过。原来,这农人在农作时,被另一名农人家养的牛顶了,现下不知是伤了腰还是断了腿,爬不起来了。那牛做了错事,被撵得远远站在田地尽头,埋头甩尾不敢靠近。牛的主人奔去请大夫,剩下这群农人不敢随意搬弄伤者,怕搬坏了他的筋骨,只敢这般照看着他。可天不作美,竟下起雨来。一开始还是淅淅沥沥的,能忍忍,谁知不一会儿,便朝着劈头盖脸去了。

    眼看这雨越下越大,一名农人

  125 外六篇:莲蓬-->>(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