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2 雅骚第四 2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12 雅骚第四 2 (第1/2页)

后来,魏无羡想想,他和蓝忘机关系不好,追本溯源,大概要从他十五岁那年和江澄一起来姑苏蓝氏听学的那三个月算起。

    姑苏蓝氏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蓝启仁,在世家之中公认有三大特点:迂腐、固执、严师出高徒。虽然前两点让许多人对他敬而远之甚至暗暗嫌恶,最后一个却又让他们削尖了脑袋地想把孩子送去他手下受教一番。他手底下带出过不少优秀的蓝家子弟,在他堂上教养过一两年的,即便是进去的时候再狗屎无用,出来时一般也能人模狗样,至少仪表礼节远非从前可比,多少父母接回自己儿子时激动得老泪纵横。

    对此,魏无羡表态:“我现在岂非已经足够人模狗样?”

    江澄则很有远见地道:“你一定会成为他教学生涯中耻辱的一笔。”

    当年,除了云梦江氏,还有不少其他家族的公子们,全是父母慕名求学送来的。这些公子们都不过十五六岁年纪,世家之间常有往来,不说亲密,至少也是个脸熟。人人皆知魏无羡虽然不是江姓,却是云梦江氏家主江枫眠的故人之子和首席大弟子,被视如己出,再加上少年人往往不如长辈在意出身和血统,很快打得火热,没几句就哥哥弟弟地乱叫一片。有人问:“你们江家的莲花坞比这里好玩儿多了吧?”

    魏无羡笑道:“好玩儿不好玩儿,看你怎么玩儿。规矩肯定没这里多,也不用起这么大早。”

    姑苏蓝氏卯时作,亥时息,不得延误。又有人问:“你们什么时候起?每天都干些什么?”

    江澄哼道:“他?巳时作,丑时息。起来了不练剑打坐,划船游水摘莲蓬打山鸡。”

    魏无羡道:“山鸡打得再多,我还是第一。”

    一名少年道:“我明年要去云梦求学!谁都别拦我!”

    一盆冷水泼来:“没有人会拦你。你大哥只是会打断你的腿而已。”

    那名少年立刻蔫了。这位是清河聂氏的二公子聂怀桑,其兄长聂明玦作风雷厉风行,在百家之中素有威名。虽说兄弟二人非是一母所生,但感情甚笃,聂明玦教导小弟极其严格,对他功课尤为关心。是以聂怀桑虽敬重他大哥,却最害怕聂明玦提起他的课业。

    魏无羡道:“其实姑苏也挺好玩儿的。”

    聂怀桑道:“魏兄,听我衷心奉劝一句,云深不知处不比莲花坞,你此来姑苏,记住有一个人不要去招惹。”

    魏无羡道:“谁?蓝启仁?”

    聂怀桑道:“不是那老头。你须得小心的是他那个得意门生,叫做蓝湛。”

    魏无羡道:“蓝氏双璧的那个蓝湛?蓝忘机?”

    姑苏蓝氏这一任家主的两个儿子,蓝涣和蓝湛,素享有蓝氏双璧的美名,过了十四岁就被各家长辈当做楷模供起来和自家子弟比来比去,在小辈中出尽风头,不由得旁人不如雷贯耳。聂怀桑道:“还有哪个蓝湛,就是那个。妈呀,跟你我一般大,却半点少年人的活气都没有,又刻板又严厉,跟他叔父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魏无羡“哦”了一声,问:“是不是一个长得挺俊俏的小子。”

    江澄嗤笑道:“姑苏蓝氏,有哪个长得丑的?他家可是连门生都拒收五官不整者,你倒是找一个相貌平庸的出来给我看。”

    魏无羡强调:“特别俊俏。”他比了比头:“一身白,带条抹额,背着把银色的剑。俏俏的,就是板着个脸,活像披麻戴孝。”

    “……”聂怀桑肯定道:“就是他!”顿了顿,道:“不过他近日闭关,你昨天才来,什么时候见过的?”

    “昨天晚上。”

    “昨天晚……昨天晚上?!”江澄愕然:“云深不知处有宵禁的,你在哪里见的他?我怎么不知道?”

    魏无羡指:“那里。”

    他指的是一处高高的墙檐。

    众人无言以对。江澄头都大了,咬牙道:“刚来你就给我闯祸!怎么回事?”

    魏无羡笑嘻嘻地道:“也没有怎么回事。咱们来时不是路过那家‘天子笑’的酒家嘛。我昨天夜里翻来覆去忍不了,就下山去城里又带了两坛回来。这个在云梦可没得喝。”

    江澄:“那酒呢?”

    魏无羡:“这不刚翻过墙檐,一只脚还没跨进来,就被他逮住了。”

    一名少年道:“魏兄你真是好彩。怕是那时他刚出关在巡夜,你被他抓个正着了。”

    江澄道:“夜归者不过卯时末不允入内,他怎会放你进来?”

    魏无羡摊手道:“所以他没让我进来呀。硬是要我把迈进来的那条腿收出去。你说这怎么收,于是他就轻飘飘地一下子掠上去了,问我手里拿的是什么。”

    江澄只觉头疼,预感不妙:“你怎么说。”

    魏无羡道:“‘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

    江澄叹气:“……云深不知处禁酒。罪加一等。”

    魏无羡道:“他也是这么跟我说的。我就问:‘你不如告诉我,你们家究竟有什么

  12 雅骚第四 2-->>(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