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四章 挚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十四章 挚友 (第1/2页)

学习一个小时,再继续锻炼,饿了便从冰箱里找出一份配比好的营养液,一直到了下午一点。

    聂言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请问是哪位?”聂言拿起电话问道。

    “聂言,一起出来玩吧,我呆家里都快闷死了。”

    这声音聂言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是唐尧。记忆中的一页页又一次翻了出来,唐尧是他的死党,两人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后来唐尧家有钱了,搬到了城里,不过他们家在宁江有一套风景优美的别墅,每逢暑假的时候才会过来住一段时间。

    唐尧这个人特别讲义气,上辈子聂言处境窘迫的时候,唐尧冒着被曹旭察觉的危险,暗地里资助聂言,才使得聂言的日子好过了很多。

    但是唐尧这个人有一个缺点,喜好沾花惹草,有一次在酒吧喝酒,跟人争风吃醋,被人打死,因为对方背景太大,这件案子不了了之。

    唐尧,你还活着,太好了,这辈子我不会再让那样的事情发生了。

    聂言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热泪滚滚。

    “喂,聂言,你小子死球了,说句话。”

    “去哪?”聂言收敛了一下情绪,问道。

    “去PK吧,有没有兴趣,最近信仰很火,你有没有玩?”

    “我玩了,两级疾风盗贼。”聂言道,PK吧是一个游戏娱乐会所形式的地方,玩家们可以调出游戏里的人物,跟人在各个场景中竞技PK。这种PK不会增加游戏人物的经验,不会影响游戏进程,只是偶尔有可能通过玩家间的赌博赢到一两件装备。

    “小子不错啊,都升到两级了,什么时候买的游戏头盔?”唐尧有些诧异地问道,他记得聂言家里并不富裕。

    “有段时间了。”

    “走,我们去PK吧逛逛,我三级奥法。”唐尧略微有些得意地炫耀道。

    聂言微微一笑,十八九岁的孩子,有点东西都要炫耀一番,那是人之常情,不过他已经过了那个年龄了。

    目前这个阶段,能升到三级的,都是技术比较不错的玩家了,在玩家中约占十分之一左右。但聂言知道,以唐尧的技术去PK吧还是差了一点,PK吧还是有不少高手的,宁江所有的高手基本上都汇聚在那里了。

    “我们去玩可以,你还是不要赌博了。”聂言道,在他印象里,唐尧很好赌,不过从来都是输的,但还是乐此不疲。好在唐尧手里的零花钱也不多,输了也无伤大雅,现在的教育,家长是不会给孩子太多钱的,以免将孩子养成纨绔子弟。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快点,我下楼了。”

    “好吧。”聂言无奈地应道,他了解唐尧的性格,让他不赌博是肯定做不到的,只是希望自己在旁边能提醒他收敛一点。

    上一世他因为生病没有好透,所以没去,听说那一次唐尧输了三千多。

    聂言冲了一把汗津津的身体,换上衣服,朝楼下走去。

    “你小子怎么这么磨蹭。”

    聂言刚到楼下,唐尧开着悬浮车过来了,停在他的旁边。

    聂言压下内心激动的心情,许久没见唐尧了,现在的唐尧还只是一个有点矮矮的小胖墩,他和聂言一样,都是高三那会身材才拔高的,那时候的唐尧,英俊潇洒,和现在截然不同。

    “我洗了个澡。”

    “上车上车,快点,我是好不容易才溜出来的,等会我老爸又得叫我帮他做事了。”唐尧催促道。

    聂言打开车门上了车。

    “我们都快一年没见了吧,你小子还是没长个。”

    “你也一样。”聂言笑道,这种亲切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唐尧,我们都快三年没见了。

    “昨天我在PK吧输了一千多,少爷我火了,我一定要把那几个小子的裤子赢下来。”唐尧恨恨地道,踩了油门,悬浮车如箭般穿梭而去。

    “是黑人他们几个?”聂言想起来,记忆中有那么几个人,是附近的小流氓,他在学校里上学的时候,没少受这些人欺负。

    “就是他们几个,我昨天还想给你出出气来着。”唐尧郁闷地道。

    在唐尧的印象里,聂言一直都很懦弱,属于受了欺负不敢吭声的那种,唐尧一直都很维护聂言。唐尧却不知道,现在的聂言,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懦弱怕事的聂言了。

    “呦呵,唐少爷,你来了,还蛮准时的嘛。”一个皮肤黝黑、身材干瘦,只有十八九岁的少年走了上来,身上的衣服也不知几天没洗了,一说话便是一种流里流气的味道。

    他叫魏凯,由于皮肤很黑,属于夜里往那一放就什么都看不见的那种,聂言和唐尧曾一度怀疑他是不是有非洲血统。聂言和唐尧暗地里叫他黑人,后来这外号传开了,魏凯就把聂言和唐尧给恨上了,但是他有点怕唐尧,因为唐尧的老爸是林州航空公司的总经理,他惹不起,于是便时不时找聂言的麻烦。

    魏凯后面还有五个年纪比他小一点的,也都是他一伙。

    “聂言那小子也来了,啧啧,上次还没把他教训够。”

    那几个小子瞄了瞄聂言。

    上辈子聂言听说魏凯犯了点事,到别的星系流亡去了,后来就没了他的消息。重生之后的聂言,在心理上他根本不会把几个小流氓放在眼里,至于那时候受的欺负,现在再追究,有意义么?

    “不用担心,有我呢,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唐尧小声地安慰聂言道。

    聂言点了点头。

    唐尧不禁多看了一眼聂言,聂言今天似乎特别的冷静,心说,这小子胆子变大了。

    “少说废话,你带钱了没有?”唐尧看向魏凯道。

    “放心,我带了两千,不过今天的场费还是你付。”魏凯拿出一张银行卡晃了一下。

    “一百多块钱的场费都计较成这样......”唐尧不屑地撇了撇嘴,嘴上毫不留情。

    “我可不像唐少爷那么有钱,我们这些平头小百姓,只能计较计较这些小钱了。”魏凯丝毫不生气,嘻嘻哈哈地道。

    带着成年人的视角,聂言重新审视魏凯,发现魏凯这小子,虽然只是个混子,流气中带着精明。魏凯这些人在社会上混得多了,见识也多。

    “吗的,不就仗着有个有钱的老爸,有什么了不起。”

    魏凯身后那几个小子挺看不惯唐尧,纷纷骂开了。

    唐尧这个人,对朋友是很好的,他今天说话之所以这么刻薄,多半是因为魏凯等人经常欺负聂言的关系。

    唐尧不理会那几个小子,走到吧台,拿出两百仍在吧台上,道:“老板,开个包间,剩下的不用找

  第十四章 挚友-->>(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