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其案其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其案其疑 (第1/2页)

    于公于私,于法于理,既然知道了陈二郎杀妻案,朱平安就不能置身事外,遂一脸严肃认真的对陈大成说道,“本官身为江浙提刑按察使司代副使,审核江浙境内刑名案件,既是本官的权力,又是本官的责任。既然遇到了令弟杀妻的案子,就断无置若罔闻的道理。还请陈族长,从头至尾,详细的讲述下令弟的案情,不要有任何隐瞒,也不要有任何捏造。如果令弟确实是无辜的,本官绝不会任由本地县衙冤枉了他;如果令弟罪有应得,本官也绝不会因为陈族长的关系,而徇私枉法。”

    陈大成听了朱平安的话,眼睛里顿时燃起希望的火焰。

    是啊,朱大人身为江浙提刑按察使司代副使具有审核刑名案子的职责。

    自己为了弟弟的案子奔走一年了,县衙、知府都跑过了,并无什么作用。

    弟弟依然在牢里关着,只待来年秋风起,就要验明正身、刑场斩首示众了。

    现在是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了。

    “是,是,是,草民一定详细的将我弟弟的案情,从头到尾,详详细细的讲给大人。”陈大成激动地说道。

    “那是去年.”陈大成闭上了眼睛,缓缓讲述了起来。

    案发是去年,不过事情要从两年前说起。

    陈家二郎,名讳陈佳兴,是个书生,时年二十一。两年前通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八抬大轿取回了心仪的娇妻张氏,张氏乃布商之家小女儿,姿容俊美,十里八村有美名。陈二郎对张氏宠爱有加,小夫妻生活和美,少有争吵。

    成亲后,陈二郎夫妻住在倍磊村村西,陈家二老为他们新起的大屋。

    陈二郎平时在家攻读,不过每月都会外出几日会朋友,交流学问,增益才学。

    去年冬,陈二郎如往常一样,外出会友,交流学问。三日后,陈二郎回返家中。

    “啊!!!”

    陈二郎回家后,家中便传出一声刺耳至极的惊叫声,划破了倍磊村的安静。

    左邻右舍听到陈二郎的惊叫声,还以为陈二郎家遭贼了,慌忙前来帮忙,然后震惊的发现,陈二郎的妻子惨遭杀害,陈二郎瘫在门口,尖叫不止。

    更令众人震惊的是,屋里面只有陈二郎妻子张氏的尸身,不见张氏的人头。

    顿时,倍磊村沸腾了,所有人都来了。

    陈二郎的岳父岳母也闻讯带人赶来了,看到爱女惨相,本痛欲绝,认为是女婿杀了爱女,遂向衙门控告陈二郎。

    当时的义乌知县还是前任知县,县衙接案后,带着仵作、差役前来。

    差役在陈二郎家床底发现了陈二郎穿过的一件血衣,并在水井里捞出一把染血的菜刀。可惜菜刀在水井里浸泡过了,残留的血迹不多,指纹等也被冲洗掉了。

    不过,一直未能找到张氏的首级。

    陈二郎被抓进了县衙,公开审理,一开始知县审问陈二郎为何杀妻。

    陈二郎坚持拒不承认杀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其案其疑-->>(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