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牵出命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牵出命案 (第2/2页)

次确认道。

    “废话,明天,我看有哪个适格却不去报名的,回头腿给你们打断.”

    陈大成禁不住笑骂道。

    “嘿嘿嘿”乡民傻笑,拍的胸膛咚咚响,“族人发话了,那我们肯定明天都去。”

    “男儿生于天地间,不干一番大事业,岂不是白来一遭。若不是我弟弟还在牢里蹲着,没有人奉养我爹娘,我明天第一个去县城报名应募!”

    陈大成不无遗憾的长叹了一口气,垂下眼帘,抿了抿嘴,落寞的说道。

    嗯?

    朱平安闻言,不由楞了一下,陈大成同意陈氏族人和倍磊乡民报名应募参军已经是开了一个好局,不过若是陈大成能够带头报名应募参军的话,以陈大成的影响力,定然能够极大地刺激和鼓励整个义乌县人报名应募。

    如果有机会让陈大成带头报名应募参兵的话,朱平安自然是不想错过的。

    “陈族长,方才你言令弟在牢里蹲着,不知令弟犯了何事,身陷囹圄?”

    朱平安向陈大成询问道,想要了解一下情况,看看其中是否另有隐情。

    当然,朱平安肯定不会为了让陈大成报名应募参兵,而徇私枉法的。

    “我弟他没犯事。”陈大成坚定的说道。

    “没犯事却被关进大牢?”朱平安疑惑的看向陈大成,赵知县也不像是滥用私刑的人啊。

    “我弟他是无辜的,他被衙门屈打成招成了杀人犯。”陈大成提到他弟弟,禁不住情绪激动了起来,“我弟弟他是我们倍磊村出了名的书呆子,文弱书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除了读书作对,那是田不能耕,矿不能挖,为人善良,平日里连只蚂蚁都不舍得踩死,又如何会枭首杀死弟媳呢。”

    “对啊,我们对陈二郎再熟悉不过了,陈二郎他连我们争矿都不敢看,如何敢杀妻呢。”

    “就是啊,陈二郎他对他媳妇那是出了名的疼爱,平日里连骂都舍不得,又如何会舍得下狠手杀媳妇呢。再说了,他们夫妻俩平日里拌嘴都少,吵架都没听到过,无缘无故的又怎么会杀妻呢,这里面肯定有冤情。”

    “就是啊,前一天还见陈二郎带着他媳妇逛庙会呢,一路有说有笑,恩爱的不行,第二天陈二郎就杀妻了?!还把他媳妇的脑袋给摘了,这一点也不符合常理啊。况且,陈二郎文弱的很,都不一定打得过他媳妇,杀妻的话哪里会无声无息,为何左邻右舍都没听到一点动静呢?”

    院子里的乡民在陈大成话音落后,也禁不住七嘴八舌的发表起了意见。人们都觉得陈二郎是冤枉的、无辜的,提出了他们质疑的原因。

    嗯?!

    陈二郎杀妻,还把他媳妇的脑袋给摘了?!

    朱平安听了陈大成和围观乡民的话,顿时了解了陈二郎身陷囹圄的原因了,也大致明白陈大成为何跟赵知县不和了,都是因为陈二郎杀妻案啊。

    (本章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