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十章 我在大明放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二十章 我在大明放牛 (第2/2页)

可是想到大嫂家的孩子上学,自己孩子这么小一点就得去放牛,心里还是不怎么痛快。

    “彘儿要去放牛,以后每餐多给彘儿半个饼子。”祖父发话了。

    祖父一般不插手家里后宅的事,只要事情不是很出格,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虽然重视老大一家,可是对朱平安这个胖乎乎孙子也是喜欢的紧。

    夜幕慢慢降临,月亮缓缓升起,淡淡的浮云缭绕在月亮周围,宛如给月亮披上了一层轻纱。月色温柔,夜色正美,一片安然。

    月色安静温柔,东厢房里可不是。

    “凭啥他儿子去上学,我儿子就该放牛。你做活出力,大川也都已经帮这个出了这么多力了,彘儿这么也要去放牛。我们家是欠老大家的吗?”

    “你死人啊,一声也不吭!”

    “我怎么嫁你这样的男人,连个屁都不敢放!”

    对于朱父来说,给家里多留点私房钱已经是不容易了,要他反对父母兄嫂的话,估计是太难了。男孩多摔打摔打也好,他心里也有这么想,再说了,娘也说如果放不了的话就不放了的,所以才在饭桌上没有说话。

    不过陈氏可不管这些。

    可怜的老爹,为你默哀了。

    朱平安很没有义气的闪人了,自己的媳妇,自己哄吧,自求多福吧,老爹。

    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越。

    这首诗歌简直是朱平安目前的写照,骑在老黄牛背上,晃着二郎腿,腰间别了一个竹筒水壶,手里举着一根钓竿,钓竿垂着一根麻线,麻线上绑着一把翠绿嫩草。嫩草刚好垂在牛头前,老黄牛撒着牛蹄子在嫩草的指引下,一路奋蹄。

    黄牛背上是昨晚朱父用竹子做的简易鞍具,所以朱平安的小身板也能做得稳,竹子做的又轻便,也不影响老黄牛活动。

    朱平安坐在牛背上,思绪随着牛蹄飘荡。

    话说,牧童骑黄牛这首诗是清朝袁枚写的吧,清朝的所有诗词章句都可以被自己拿来用,人生若只如初见的纳兰性德,落红不是无情物的龚自珍,江山代有才人出的赵翼,甚至见与不见的仓央嘉措岂不都便宜自己了。

    清朝的状元八股文自己在研究生期间也记了不少,虽说不能倒背如流,但是大体构思什么的也记得很多呢。清朝的八股可是要比明朝的八股文规范的多呢。

    诗词倒是都可以拿来用,或者修改着用,但是八股文不一定可以直接拿来用,每一篇八股文都是命题作文,虽然说题目都是四书五经的原文,但是四书五经那么多,自己也不知道题目是那个。如果幸运的话,题目和自己记得的那些有重合的话,自己就稳稳的了,但是,如果题目不一样的话,那也白瞎。

    在现代的时候自己是研究古汉语,但是让自己写一篇八股文的话,那也是万万写不出的,现代都是批判八股文,学校可从没教过怎么写,而且自己毛笔都不会用啊。

    总而言之,进学还是很有必要的。

    呃,似乎上河村的私塾就在跟下河村接壤不远处的那个矮山坡上。

    小山坡水草丰茂,不如去那边放牛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