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十章 我在大明放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二十章 我在大明放牛 (第1/2页)

常言道乐极生悲,我想确实如此。

    在晚饭的时候就有了一件不开森的事,晚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大伯母说了一个消息。

    “爹,娘,是这样的。俊儿他姥姥看俊儿聪慧,合计说是她们帮着出束修,不想耽搁了俊儿,想要供俊儿进学。”

    朱平安听到这个消息,下意识的觉的哪里不对,很少听说有娘家人会愿意帮出嫁的闺女培养孩子的。古人都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大伯母的娘家有这么开明吗,俊哥的姥姥愿意,他舅舅舅妈也愿意吗?

    古代上学不收学费,但是要收束脩,当时学生向教师奉赠礼物,表示敬意,这就是束脩,其实也就是学费。这规矩早在孔子的时候已经实行,那时候是咸猪肉,现在束修都是钱了。

    在乡村束修要比城镇便宜很多,但也一年大体一贯左右,也就是一千文,分两次缴纳,另有蔬菜鸡蛋肉等节礼,可以说花费也是蛮多的。

    不过据说大伯母家家境好还不错,也说不定。

    听说岳家愿意出钱让俊儿进学,祖父母很是高兴,他们都很看重老大一家,老大会读书,那俊儿肯定读书也会很好。

    祖父母都乐意了,而且又是大伯母岳家出钱,母亲陈氏还有小四婶以及三婶自然也就不说什么了。

    “俊儿去蒙学,彘儿也不小了,可以接俊儿的班去放牛了。”大伯母见自家没人反对,脸上都是骄傲,接着话锋一转指向了朱平安,“快到秋了,把牛养壮些,也好做农活。”

    你前天还说我小呢!

    话说让我接俊哥的班去放牛?俊哥什么时候放过牛,毛都没有碰过啊。

    大伯母之所以安排朱平俊去放牛是因为想起曾经家里人说彘儿聪明懂事的事了,愈发觉的得趁早断了彘儿读书的念头。一方面是怕家里出钱花费,还不如让彘儿老老实实种地像二弟一样供养自己呢,另一方面也是怕朱平安抢了自己儿子的风头,虽说自己儿子算过命是文曲星。

    “大嫂,我家彘儿还小,牛那么大,他怎么放的了。”母亲陈氏皱眉反对,心里还有些话没说出口,你家俊儿去上学,凭啥我家彘儿去放牛,再说啦,你家俊儿什么时候放过牛。

    三婶是喜欢朱平安的,也帮着说话,“就是,彘儿还没牛腿高呢。”

    “咱家的牛老实的紧,自己也识路,放牛也就是跟着不让它吃别人家庄稼。”大伯母口口声声的说,“彘儿都跟着二弟上过山,放个牛也没什么吧。”

    母亲陈氏不放心朱平安去放牛,大伯母却坚持,饭桌上也不安生。

    “慈母多败儿,彘儿去锻炼锻炼也好,如果真是放不了的话,再说不放也不迟。”

    祖母袒护大伯母,话里话外也都是同意的意思。

    母亲陈氏在饭桌上赌气,饭也没吃多少,手伸到桌子底下掐了朱父不知道有多少下。

    反正朱父在饭桌上呲牙裂嘴好多次。

    “娘,你多吃饭,放牛也很好啊,我喜欢咱家的牛。”朱平安伸着筷子帮陈氏夹菜,软软的童音安慰陈氏。

    儿子的懂事让陈氏心里好受了很多,

  第二十章 我在大明放牛-->>(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