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81 番外之宁宁(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281 番外之宁宁(六) (第1/2页)

    (六)

    顾家位于汤山的这处庄子虽然不大, 但景致却极好。

    庄子中有一处天然的汤泉眼, 每日吃着庄子里时鲜的洞子货, 四处逛着赏一赏景, 累了泡一泡汤泉,赛过活神仙。

    待了几日, 宁宁竟然爱上这个地方,甚至存了也买一处庄子的心思。

    爹娘一辈子辛苦, 爹为了朝廷鞠躬尽瘁, 娘为了家里为了生意,多少年没出来散过心了。

    弄一个这样的地方, 家里人闲暇来游玩, 也是不错的。

    关键是离京城不远。

    宁宁让人去打听这事,才知道这地方庄子好建,泉眼难求。汤山珍贵的就是这汤泉眼,没有汤泉,荒山野岭这地方也没什么值得人逗留的。

    如今有泉眼的地方,都有了庄子。这地方的庄子大多都是些达官贵人家的, 谁家也不差那点银子, 自然没人往外卖。

    不过汤泉庄子上的庄头,倒是给宁宁说了个消息。

    就在这座庄子旁边不远有一处庄子, 那地方从来不见有人来,大抵主人家早就遗忘了, 说不定能说动对方卖掉。

    宁宁不禁动了心思, 几次出门赏景, 见那边确实安静无声,可就这么找上门,多少有些犹豫。

    “姑娘,您若真是喜欢,奴婢让赵大去问问就是。”知书说。

    赵大去了,却被对方拒了。

    对方说了,卖谁也不卖顾家。

    难道说,这家还跟顾家有仇不成?

    既然不卖顾家,这庄子也不是顾家买,若说是薛家,对方会不会卖?

    赵大又上了门,对方这次没有拒绝,只说要见一见买主。

    这庄子主人实在是太奇怪,可转念一想说不定是和薛家有渊源,宁宁便打算见一见又何妨。

    对方并未约她在庄子见面,而是位于两处庄子不远的一个石亭中。

    那地方宁宁去过,外面下雪用来赏雪最好不过。

    她如约而至,却看见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好久不见。”

    宁宁讶异地看着对方,同时也有些恍然。

    两年不见,她变了很多很多,他却是一丝没变。

    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宁宁静静回想,总觉得自己当年对他生了情愫,大抵是因为他这副英俊的相貌。

    他是她见过,除了她爹和她两个哥哥,最英俊的男人。

    “好久不见,鲁王殿下。”

    鲁王深深地看着她,墨蓝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复杂。

    云游两年,连父皇六十大寿他都未归,他也不知为何就是不想回来。这两年他去了很多很多地方,还出了趟海,看到了很多早年明明见过,却从没有上心过的景色,也弄明白很多事。

    这次回来,本打算在这里住上几天,便回京探望父皇,没想到有人竟上门想买他的庄子,还是她。

    “你过得可还好?”

    宁宁垂着眼帘,点了点头:“我很好,鲁王殿下。”

    鲁王看了一眼做妇人打扮的她,见她面色红润,眉宇舒畅,想必过得顺心如意。心中微涩之际,不免有些感叹:“你过得好就行。”

    “鲁王殿下可好?听说你外出云游,去年入宫见陛下,陛下还念叨了您几句。”

    “想必父皇没少骂本王不孝子。”

    似乎一下子就回到了当初的当初,那时候嘉成帝还住在薛家,一大一小两人总会因为嘉成帝多了不少话可说。

    “陛下倒是没有,只是感叹怕您这一去,也不知什么时候归。”

    “本王过两日就回宫。”

    没了可说的话,场面便陷入一片寂静。

    外面又飘起雪花来,守在外面的知书和赵大,去了不远处的树下躲雪。

    尤其知书,心中外复杂,没想到这庄子竟是鲁王殿下的,这是缘分?

    亭中,宁宁道:“不知庄子是殿下的,若是知晓定不会贸然开口,还望殿下不要怪罪唐突。如若没事,妾身这便告辞。”

    说着,她就打算走了。

    鲁王叫住她:“你若是想要,我送你。”

    宁宁讶然回头看了他一眼,垂下眼帘:“无功不受禄,谢鲁王殿下美意,妾身告辞。”

    就在这时,一个满身是雪的影子突然冲了进来,直直向宁宁撞去。

    鲁王只来得及一把抓住宁宁,将她扯了开。

    宁宁惊魂未定,刚站稳,来人已经哭上了。

    竟然是邵妍。

    “表嫂,求求你救救我,从了表哥不是我本意,不过是情难自禁。可舅舅舅母竟然如此待我,伤了我娘不说,还想把我们送回山东。我知道山东肯定有不好的事情等着我,说不定回去了命就没了。表嫂,如今只有你能救我了。”

    来了。

    宁宁早有预料,事情不会就这样结束,可真来的时候,还是让她有些猝不及防。

    她正想说话,没想到有个人比她速度更快。

    “你说什么?!原来是你!”

    鲁王上去一脚踢翻邵妍,等对方的脸扬起来,才看清来人。

    “把话说清楚。”他冷喝道,眼神如刀。

    *

    在鲁王的逼问下,邵妍磕磕绊绊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

    不过她自然只说对自己有利的,明明是暗中下药,被她说成了情难自禁,总而言之她和顾谦有了私情。

    事情发生后,顾谦非常懊恼,却又不敢跟爹娘以及宁宁说。

    而邵妍又一直逼着他,才会有那次顾谦说要带宁宁来汤山的事。

    其实他也是心存躲避的心思,可惜被邵妍发现,威逼他不准离开。而宁宁的主动出门,让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件事的顾谦正中下怀,他想趁着宁宁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之后他几次和邵妍协商都无果,而顾兰英又趁机闹到顾老夫人面前。

    事情自此暴露出来,可惜顾兰英忽略了顾衡对薛家的忌惮,竟宁愿拼着亲妹妹亲外甥女不要,也要处置了她们。

    两人眼见不可调停,只能佯装愿意被送走,途径汤山时,邵妍偷跑了,才会有之前那一幕。

    从始至终,宁宁便一直是面无表情,让鲁王猜不透她心中想什么。

    “你想怎么办?我帮你处置了她!”

    宁宁站了起来,福了福:“谢鲁王殿下援手,妾身就不久留了。”说着,她就低着头打算离开。

    鲁王一把拉住她:“难道你打算忍了?你这丫头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想些什么是我自己的事,没必要向鲁王殿下禀报。”

    鲁王收紧下颚,道:“如果你不说,我会告诉你爹。”

    见此,宁宁才无奈道:“这件事我自会跟爹娘说,鲁王殿下就不要过多关心了。”

    宁宁很快就带着人走了,一同带走的还有邵妍。

    鲁王却看着她的背影,眼波翻滚不休。

    *

    顾家那边收到邵妍偷跑的消息,结合就在附近的汤山,所以下午便有顾家的人来了。

    可惜落了空,因为宁宁这会儿已经回到了薛府。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招儿简直不敢置信,倒在薛庭儴的怀里哭了起来。

    “娘,你别哭,女儿没什么的。”

    “怎么可能没什么,怎么可能没什么!都是娘不好,当初就不该将你嫁去顾家。”这会儿招儿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带你娘下去冷静冷静。”薛庭儴深吸了口气,道。

    宁宁点点头,等父母离开了,脸上才染上一抹愧疚。

    薛庭儴很快就转回来了,问宁宁:“你打算怎么办?”

    “我想和离。”

    他点点头:“那就和离吧。”

    直到他转身将要离去,宁宁才忐忑问道:“爹,你为何——”

    “为何什么?”

    薛庭儴转过身,望着女儿,目光深邃而又充满了智慧,似乎洞悉一切,又似乎波澜不惊。

    “好奇爹为什么不问你为何要和离?”

    宁宁迟疑了下,点点头。

    “你是我薛庭儴的女儿,不需要受委屈。”

    说完,薛庭儴就走了,留下宁宁泪雨滂沱。

    *

    薛庭儴很快就拿回了和离书。

    诚如他所言,他的女儿不需要委屈,而这些曾经在宁宁以为中,大概会纠缠很久的事,很轻易就解决了。

    不知道薛庭儴是怎么安慰招儿的,等招儿再出现在宁宁面前,如同以往。似乎宁宁并没有和离,也没有经历那一切,还是如同当年还待字闺中的时候。

    可就是这样,宁宁才觉得愧疚。

    她越是不想去伤害家里人,可总是会弄巧成拙。

    快过年的时候,薛耀泰从外面回来了。

    与以往不同,他这次带了个姑娘回来。

    是个十分跳脱的姑娘,似乎还跟薛耀泰有仇,总是嚷着自己被他坑惨了,要报仇之类的。

    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姑娘和薛耀泰打赌打输了,把自己输给了他。

    薛耀泰自然知道了妹妹和离的事,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只说以后带她出去散心。

    这个年,外放的薛耀弘还是没有回来,只是往家里递了信。

    他自然也知道了妹妹和离的事,可和二弟一样,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让妹妹安心待在家里,不要多想。

    冬去春来,又是新的一年。

    一日,薛庭儴休沐在家,叫来了女儿。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宁宁犹豫了下,道:“二哥说带我出去散心,我想出去看看。”

    “去哪儿?”

    “去自己没有去过的地方,看一看外面的蓝天、白云、大海、高山……”

    “好。”

    薛庭儴答应地太坦然了,反而让宁宁觉得吃惊。

    她犹豫地看了薛庭儴一眼,“爹,为什么……”

    薛庭儴这才放下手里的狼毫笔,道:“从小到大,除了你大哥,爹从来没要求你们做什么。因为爹觉得每个人的人生都该由自己掌握,而不是别人。同样,自己想做什么,只要想好了,能有勇气去承担,就去做。我,你大哥,你二哥,都各自有自己的担子,你是咱们家最小的孩子,虽然是个女孩,但都希望你能活得肆意、快活。”

    宁宁忍不住又哭了,才发现原来从始至终都是自己困了自己。

    ……

    等春天来时,宁宁就和二哥启程了。

    自然还有那个叫做冬儿的跳脱丫头。

    薛耀泰问她想去哪儿,宁宁想了想道:“我想先回一趟余庆村。”

    薛耀泰并没有问她为何想回余庆村,就带着她踏上了回山西的路。

    一路上山水迢迢,发生了很多趣事,宁宁也知道为何冬儿会那么说她二哥。

    她想,大抵二哥的好事也快了,只是二哥不说,她也就不说。不过她看得出这个叫冬儿的丫头还有些懵懂,就像她当年一样,而二哥的好事快慢,还得看冬儿什么时候能开窍。

    村间小道上,行着一辆马车。

    马车极为普通,唯独赶车的车夫十分俊秀,俊得不像是个车夫。

    车帘被掀了开来,从里面钻出个少年。

    为何说少年?因为她虽穿着男装,但因为个子小,看起来着实不大,又白皙俊秀。

    “二哥,快到了吗?”

    “快了,转过这道弯就是。”

    果然快到了。

    离得老远就看见远处那高耸笔直的旗杆,和迎风招展的旗子。

    只是随着这么多年过去,已不再是当年的两杆,而是变成了许多杆,但最为醒目的还是那伫立在最前方的两杆功名旗。

    “二哥,你还记得这旗子吗?”

    “当然记得。”

    “还是那么高,那么大,那么威风。”

    “你想回来就是看它的?”

    宁宁点了点头。

    阳光明媚,有些晃眼,她得半掩着眼,才能看清那处。

    当年,有个小女孩初次见到这旗子,也是这么半掩着眼,说出了同样的话。

    如今,她又来看它了。

    不知怎么,突然就泪如雨下。

    

  281 番外之宁宁(六)-->>(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